夕息橋

狮子大开口。

双子星曲(锤基,微原著AU)


锤是阿斯加德王子,基暂时保密。长篇,续更,有肉qaq

保留了阿斯加德主要设定,从英雄神话系改到偏向科幻系,受《银河帝国》启发。锤的身份设定没变,洛基全变了。至于怎么变,敬请期待。

作者菜鸟一枚,作文最高水平出现在小学。尽管如此,还是努力雕琢文字,避免别扭的对话和翻译腔。懒癌一个,却不自量力地在下一盘大旗。悲观佛系微傲娇,期待成为没有丈夫的人妻(太太)的那一天,求轻喷。最大的愿望就是画手大大能给我插画QAQ

序章&第一章(上)

第一章(续)

(洛基出场略慢,作者写作速度更慢;如果有喜欢的亲们就别蹲坑等了QAQ)

“我的子民们!”他的声音就像一阵强风抚平草原一样,抚平了汹涌的喧哗。

“感谢你们,我一直爱你们。”一阵欢呼。

“你们不用给我这么大的殊荣,因为这次得来的胜利,一点一滴都来源于你们。是你们的信任让我们心怀无与伦比的感恩和热爱,是你们心中对和平的渴望转化成了我们胸中悲愤的火焰夷平敌人的据地。面对敌人时,想到身后就是我们亲爱的人民,我就感到身上的盔甲也能射出万簇利箭。

“战争从来都不是我的第一选择,但是一旦出师,我就要立誓胜利归来。哪怕是燃烧着硫磺的火原,封冻万年的冰原,我也敢于涉足。我的弟兄们和我一样的勇敢,他们在战场上一次次为我奋不顾身,如果我有十分的勇敢,他们则有二十分也不止。我要用尽一生回报他们的付出并且永远将他们看作我的手足。

“现在我们大胜归来,我要跟告诉你们,万恶的米尔库尔(1)星球一千年内都不会再进犯。他们还必须恢复与阿斯加德的一切贸易,并且我们有权抬高价格。今后,阿斯加德要将目光再次转回至关重要的内部发展,而不要再让战争扰乱一切。

“让我们利用好来之不易的和平吧!‘永茂啊世界之树,绿叶繁茂似星辰,枝干交错如梭密,我在你的阴影下栖息,白鸟歌唱,生生不息! ”

                                                                                                                                                       

  “托尔回来了!”

   回音震响了宽阔宏大的金宫圣阿萨厅。这座坐落在瓦尔科农河(2)东的巨型建筑是整个阿斯加德星的中心。金宫本身如同山脉,外表是一根根金色立柱连接起来,大体上呈三角形的建筑,顶部线条微微起伏,线条和伟大的神山索凡蒂德莱基吻合,周围环绕的小山峰也模仿得惟妙惟肖,那是各个小的议事厅和政府府邸。金宫的造型反映出皇宫主人对永恒的渴望。周围有小型的丘陵和原始森林,那是皇族打猎的好去处。金宫门前的大道贯穿整个皇城,此外还有七条大道,辐射整个主陆大地,直到大海的边缘和高山的脚下,将天下人心归于一。 

  奥丁倏地从宝座上站起来。他是一个神采奕奕的老者,已经活了729岁,一生用波澜壮阔来形容也不为过。他身材高大而微微佝偻,只有一只清澈湛蓝的眼睛,另一只眼蒙上了贴合眼窝的金属罩,那是为了遮盖一场残酷的战争留下的永久性的创伤。他脸庞宽大,和他儿子的脸型并不相像,但父子俩有相似的神清,那是一种凝聚在两眼之间和脸颊上的沉毅。 

奥丁留着整洁的白须和整洁地梳在脑后的白色长发,身着金棕色的暗纹长袍,内衬白色罩衫;他因为激动攥紧了双拳,听到儿子的脚步声后,便伸出双臂高呼:“托尔!  ”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穿过了长长的走廊和两个厅堂,托尔才站到宝座的阶梯前,和他的父亲紧紧相拥。 奥丁将苍老的手掌放在儿子宽阔的后背,而儿子脸上的荣光也投射在他的脸上,使他仿佛年轻了几十岁。

奥丁凝望儿子的眼睛许久,才低声说:“儿子,你是英雄! ”

此时,少数的几个金兵卫士围在台阶周边,单膝跪地,将右手放在左胸向父子二人致以最高的敬意。这一天,奥丁特意遣散了多数卫兵,只身等待着儿子归来。

托尔微笑着回以父亲:“这一切都来源于您。”说罢又给了父亲一个有力的拥抱。

但是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又有别样的事情升腾起来。他虽然喜悦而自豪,但是情绪无法驱散他内心深处的思虑,因为他是那种永不停歇的人。看着父亲满足而松弛的脸以及皇宫外遥远的欢庆声,他回想起以及行军一路上战友们的言语,一层薄薄的烟雾裹挟着往昔记忆的幽魂升腾在了他渐渐褪去炽热的心中。

                                                      第一章 完

(1)米尔库尔:黑暗

(2)瓦尔科农河:又可译为“白河”

 

双子星曲(锤基,微原著AU)

锤是阿斯加德王子,基暂时保密。长篇,续更,有肉qaq

保留了阿斯加德主要设定,从英雄神话系改到偏向科幻系,受《银河帝国》启发。锤的身份设定没变,洛基全变了。至于怎么变,敬请期待。

作者菜鸟一枚,作文最高水平出现在小学。尽管如此,还是努力雕琢文字,避免别扭的对话和翻译腔。懒癌一个,却不自量力地在下一盘大旗。悲观佛系微傲娇,期待成为没有丈夫的人妻(太太)的那一天,求轻喷。最大的愿望就是画手大大能给我插画QAQ

 

 

 

序章

黑暗浩渺的宇宙中,一艘银色的飞船缓缓地行驶着。

实际上它的速度以千公里每小时为单位计算,但是在距它最近的星球上看过去,它缓慢得有如静止。

它中等大小,上部是圆形驾驶舱,底部是货仓,腰间嵌满核弹发射孔,能容纳两千名船员。这是一艘自由商船,不受任何星球或者飞船上的政府控制,只接受宇宙商会规约的约束。

它在期盼着它的下一个港口。等它降临那个星球的轨道,它的速度将提升到数百万公里每小时。现在,那颗蓝色的星球还隐匿在黑暗中。这里是瑰丽的星系中心,无数不同颜色的恒星系散布在飞船周边,而它只紧盯着正前方那个金橙色的光点,苏尔特尔。

它的光芒普照他们的目的地——蓝色行星阿斯加德已经90亿年。

 

第一章

“呜————”一声号角响起,阿斯加德冰戟港某一空位的磁场开启。阿斯加德第一大港,位于主陆西岸,墨蓝色海波轻抚着它。海风明净清新,远方苏尔特尔的金光在深沉的海面上画出一道金溪。

两个人影在空位边翘首向太空中看去。

   “你觉得这艘会是什么船,外交使船,观光船,商船?”那个年轻一些的人开口。他穿着带有简洁流畅花纹,十分高级的浅棕色夹克,灰白衣领和黑色长裤长靴,胸前有金色的冰戟标志。他耳边戴着通讯器,头发向后梳着慵懒地背着手歪着头,微微眯着眼。

   “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商船。这个船位是为数千吨位的船舰准备的。我这辈子就没见过几个那么大的商船。”那个年长一些的人说。他的打扮和年轻人一样整洁漂亮,略旧一些,上衣的光泽没有那么亮。

   “也是,他们在这里买不了什么东西。阿斯加德完全自给自足。”

 “但是他们每次都能载满一船货物离开。那些穷星简直对我们的东西痴迷得不得了。我上次碰见一个……我不记得什么星球的人,他是那里一个贵族,全身的穿戴就像一个阿斯加德暴发户。他坐的飞船整个阿斯加德生产,一口蹩脚的阿斯加德话,还想买下我的通讯器,哈哈。”

 “去多姆星旅游的时候,一听说我是阿斯加德人,都用无限崇拜的眼神看我,嘴里念叨着一个词Tuhanna 后来才知道是’神域’”他们甚至觉得我们的王族真的是神。虽然我早就听说过,但还是相当惊讶。大概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奥丁也会死,托尔总有一天会继承王位而不是一个永远的摆设。”

“托尔那个人很怪。他和王族所有人都不一样。真不知道他当上王会怎么样。但我看起来他是一个英雄豪杰。”年长的人语气平稳,但能听出明显的敬佩。

 “他是我们下一个千年的命运。”年轻人说。

 

 

帝王港很少像今天这么拥挤,因为她只迎接皇家舰队。它在主陆的南口,欢腾热闹的数万群众在港口金色大门外等待着。金色大门其实是两个持剑全副武装的阿斯加德金色战士雕像,有五十米高,百年前建成。民众拥在巨像前,警卫军队镇守在门前。划定的空中迎接区域内,私人飞艇密密麻麻围绕港口组成半圆,有的挂出长长的束幅,有得放出彩色烟雾,最吸引目光的还是飞艇组成的巨幅图案和巨幅字幕。巨幅头像是一个长发男子,他的上面是“欢迎,我们的王子!”:左右分别为“雷霆”和“火焰”,下方是“和平已经归来”。

十艘银舰组成箭头形缓缓降落到平台上。领头的银舰舱门放下,走出一个人。

下一秒,山呼如雷。彩色烟雾在空中绽放出一朵朵美丽的花,连巨幅头像都似乎抖动了一下。

他穿着银色的盔甲和红色的披风,戴着翅膀的银头盔,这当然不是真正的战服,没有战服会这样古典、华美而毫不实用。这更像他的礼服,但是只有在战争胜利后或者出发前的仪式上才会穿着。他身材极高,将近六英尺半,宽肩窄腰,那特意设计的盔甲没有遮盖反而衬托出了他身材的健壮和挺拔。他双腿结实修长,走起路步来气势磅礴。他眉眼深邃而闪耀,透出喜悦的光芒。

  当他摘下遮住脸颊的头盔的那一刻,全场又一次沸腾。他扣住头盔的前额,潇洒而自然地将它向后提下,金色长发微微飞起。他棱角分明的微方面孔给人光明而凛然的印象,缺少一般漂亮青年人的细腻顺滑,然而双眼中的纯净和朝气又让同龄人难以比拟。苍劲浓眉紧邻着蓝色的杏眼,海一样的蓝色,海一样的深沉而富有变化,极富情绪感染力,上面金色睫毛孩气地撒下一弧彩虹。他V形的颧骨是赫提亚(2)山的山峰,强光射到正面时,延伸而下的山脉将脸庞分成阴阳两侧。侧面为阴,微有竖直的笑纹,那是他常提起脸颊带着隐隐的笑意而大笑起来也毫不拘束的痕迹。正面为阳,金棕色胡茬在阳光下几乎为纯金。他的鼻子方直挺拔,富有男子气概和雕塑感,鼻尖露锐;嘴唇线条平顺,常常给人一种紧抿的感觉;而下巴上的浅沟像盛着伊勒姆(3)的醇酒。没有人像他这样,英俊得让人心悸,高贵得让人屏息,气宇轩昂得让人折服。

托尔,阿斯加德的王储,微笑着面对人群。人群在帝王港的金色大门后,向他抛出鲜花和无限的热爱。他的战友们也下了船,在他身后排成三角形。

他高高地举起头盔,人群达到第三次高潮。他一直微笑着,尽情地享受他的荣耀。

                                                              TBC

 

 

文中大部分奇怪的专有名词都是挪威语,冰岛语之类的音译。因为私设,阿斯加德人缘起地球的维京人,所以地名这样取很合理。有的穷星上可能也是地球移居过去的人,所以语言借用了地球的语言。

(1)Tuhanna:印尼语Tuhan意为“神”

(2)赫提亚:意为英雄,索凡蒂德莱基山(意为睡龙)的主峰

(3) 伊勒姆: 意为香气,主陆产酒圣地